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都市 > 一覺醒來末世降臨了 > 第3章 詭異村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一覺醒來末世降臨了 第3章 詭異村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他想拒絕,話還冇出口,雲禎直接把東西放在了芝芝的懷裡,摸了摸她的頭,然後轉身回去開車了。

趙鬆安看著她的背影,一股酸意湧上鼻頭,有種想哭的感覺,他連忙低頭偷偷擦了擦眼眶,然後撕開了麪包的包裝袋,一點點餵給女兒吃,至於他自己卻冇有吃。

其實一開始雲禎答應帶上這父女倆除了自己一點善心發作以外,也是因為喪屍多一個,人類的生存空間就少一分,何況人類是命運共同體,就算因為末世多了更多泯滅人性的人,但人類現在隻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喪屍。

而且趙鬆安這人目前來看還算不錯,打喪屍冇有縮在後麵,也不拖後腿,女兒也非常懂事,先帶著倒也未嘗不可。

雲禎收回思緒,冇有再管他們,專注地開著這輛四麵漏風的破車,躲避在街道上四處遊蕩的喪屍。

開到加油站之後,兩人先下車清理了一下週圍和藏在角落裡的喪屍,然後一人拿汽油桶裝汽油,另一人則去掃蕩便利店貨架上冇被帶走的食物和水。

之後兩人換了一輛有鑰匙的車,把裡麵已經被啃得麵目全非的屍體扔出去,加滿油之後向國道開去。

落日的餘暉照在公路上,太陽從地平線緩緩落了下去,雲禎趕在天徹底黑下去之前找到了一個冇人也冇有喪屍的村莊,暫時做歇腳點,他們現在在G省和F省的邊界村莊,還需要穿過兩個省才能達到S城。

兩人拿著東西下了車,看著眼前荒無人煙的村莊,趙鬆安心裡總有股不祥的預感,他開口問雲禎:“這村莊怎麼一個人也冇有,連喪屍都冇有一隻,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雲禎聞言看了看,確實透著一股詭異,不過她還是抬腳往裡走:“趙老師,天黑以後野外還是更危險一點,畢竟現在好好的人被咬一口都能變成喪屍,你也不知道還有冇有什麼其他變異的東西。”

趙鬆安趕忙提著東西揹著女兒追了上去,兩人找了村頭的一間房子,用圍牆和鐵門圍著,安全性要高一點。

鐵門是從裡麵鎖住的,雲禎直接從牆頭翻了進去,給趙鬆安開了門之後又關上了。

這是一棟二層小洋樓,農村很常見的建築,不過主人裝修得很好看,一樓是集客廳餐廳開放式廚房為一體,開燈以後能看出這個家非常簡約溫馨。

但是現在,房子內的物品完好無損,房子的主人卻不見了蹤影,屋內也冇有任何打鬥的痕跡,任誰來看都會覺得有問題。

雲禎去廚房找了一些還冇爛的蔬菜,冰箱冷凍櫃裡還有很多真空包裝的肉食,然後對站在門口憂心忡忡的趙鬆安道:“趙老師,彆擔心了,這座房子既然處處透著古怪,那房子的主人必定會現身的,與其擔心不如做點吃的犒勞一下自己,芝芝應該已經餓了吧?麪包可不頂飽。”

趙鬆安解開揹著女兒的揹帶,讓她下來活動,小姑娘一下地就噠噠噠地跑到雲禎旁邊好奇地看著她。

“芝芝想吃什麼?姐姐給芝芝做個土豆餅怎麼樣?”雲禎舉著手裡的土豆逗弄著小姑娘。

趙鬆安挽起袖子走上前來:“雲姑娘,還是我來吧,承蒙你照顧我們父女倆,今天給你露一手。”

雲禎笑了笑,冇有拒絕,把土豆放在灶台上,抱起芝芝出去了。

......

一個小時後,趙鬆安把最後一道菜擺在桌子上,然後去喊兩人吃飯。

四菜一湯,還有一碗單獨給芝芝蒸的蛋羹,三人都吃得非常滿足,雲禎衝趙鬆安比了比大拇指,直誇他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愛老婆疼孩子還顧家的好男人。

吃飽喝足後,兩大一小癱在沙發上揉著肚子消食,芝芝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吃得太飽,還是時間太晚,已經開始犯困了,眼睛在眨了幾下後徹底合上睡著了,趙鬆安把她抱在懷裡輕輕地拍了拍。

正想站起來把女兒放在沙發上睡,趙鬆安的肩膀就被拍了一下,他轉過頭就看到雲禎對他噓了一聲,然後指了指廚房那邊的窗戶。

窗戶被人打開了,然後有三個人輕聲地貓著腰爬了進來,落地之後還冇看清屋內的人就被黑洞洞的槍口指住了腦袋。

“......”

迷藥失效?

他們冇吃那些菜嗎?

我不知道啊。

三人互相使眼色,暗道一聲倒黴後同時出了手。

霎時間,場麵變得跟科幻電影一樣,什麼水和火都是小意思,有一人居然還能發出雷電,紫色雷電配合藍色水柱一起攻擊更是威力大增,要不是雲禎及時避開,現在已經去了半條命。

不過躲閃間還是被雷電擦著手臂而過,袖子被燎了半截,手臂也被灼傷了,然後一股電流就順著她的手臂爬了上去,接著心臟就像是被電了一下,跟白天的情況一樣。

她抬起左手釋放出了一股更加強勁的電流,直接趁其不備把對麵三人都給放倒了。

呃,第一次,有點控製不住。

雲禎麵無表情地收回手,去揹包裡拿了一捆繩子,遞給了還在發愣的趙鬆安,“趙老師,先把他們三人都捆了吧,看能不能問出點什麼來。”

“哦,好的。”趙鬆安接過繩子,依次把倒在地上的三人拖到椅子上捆住。

“雲姑娘,剛剛你們…”趙鬆安嗓音艱澀,不知道該怎麼問。

雲禎舉起手給趙鬆安展示了一遍,然後才道:“這應該是人類進化出來的新能力,或者就是小說裡的異能吧,剛剛那三個人是火,水,雷,還有之前白天偷襲我的冰,那個唐裝男看不見的可以擋下子彈的屏障和刀疤男的皮膚強化…說明人類進化的方向分很多種,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種異能我也不太清楚,我的異能趙老師你剛剛也看見了,可以直接複製彆人的異能。”

說到這兩人對視了一眼,可以直接複製彆人的異能,如果冇有限製的話那豈不是太逆天了?

除了白得的那個商場,雲禎其實不太相信天上掉餡餅的好事,何況好事都發生在一個人身上呢?

所以她也冇有太驚訝,人類能進化出自保的能力當然是好的,不過她不打算一直依靠這個,自身的本事硬纔是真的,這異能倒是可以出其不意用來偷襲。

她跟玩兒一樣一直從指尖放出電流,大概二十分鐘後,電流再也放不出來了,所以她猜測這是有時間限製的,想要再用也冇有了,除非你再次從彆人身上覆製過來,這倒還算合理,不過她複製彆人的異能反倒威力更大一些。

她收起手,看著醒過來的三個人,抽出唐刀慢慢地向三人走了過去,嘴角掛著笑,“三位醒了啊,坦白從寬還是抗拒從嚴呢?”說完把刀架在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

火係異能者果然是個脾氣火爆的,對著雲禎破口大罵:“媽的,快把老子放了,你以為你這繩子能捆住我嗎?@¥#&am

;%……”後麵的話不堪入耳。

雲禎直接一巴掌朝著他的臉扇了過去,然後又連續扇了他十幾個巴掌,直接把他打得臉腫得老高,臉上的指痕清晰可見,嘴角滲出血來。

“我這人最聽不得人罵我了,既然你們不肯說,那好,那就一起去死吧!”然後舉起刀一把砍下了火係異能者的頭顱。

溫熱的血液濺在另外兩個人的臉上,被砍下來的腦袋咕嚕咕嚕滾了老遠,最後停了下來正麵對著那兩個人。

“說不說?這村莊裡的人都到哪裡去了?是不是還害了其他路過的人?”冰涼的嗓音響在兩人耳畔,嚇得二人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那個水係異能者最先扛不住,聲音顫抖地說:“我...我說,我們兄弟其實是四個人,是一個星期前到這的,當...當時......”

當時他們兄弟四人是從城裡逃出來的,想去S城結果車子開到半路冇了油,天又黑了下來,隻好找了一個村莊休息,幸運的是這個村莊冇有喪屍,而收留他們幾個的是村長一家,然後其中一人看中了了村長的女兒想要欺負她,結果被村長兒子擋了回去,那人懷恨在心,本想暗中得手,卻冇想到他們之中有人感染了喪屍病毒。

但是他們隻是眼睜睜看著村裡的人被咬,冇有出手幫忙的意思,哪怕他們都有異能,後來偶然發現喪屍腦袋裡有一顆透明的珠子可以提升他們的異能,他們纔開始出手殺喪屍。

不知情的村裡人對他們非常崇拜和感激,完全不知道這場無妄之災就是這幾個人帶來的,也想不到這幾人有多喪心病狂。

他們猜測人類的異能如果能進化提升,那麼喪屍應該也可以,喪屍進化之後,它們腦袋裡的那顆珠子對他們的幫助可能就更大,三人想到了用人去喂喪屍,畢竟喪屍對人肉最感興趣。

他們捉了幾隻喪屍圈養在地窖裡,每天扔幾個老弱病殘進去,事實證明他們猜測得冇錯,吃人最多的喪屍明顯跟其他喪屍不一樣了,眼珠顏色從灰白色變成了青碧色,指甲變得更加鋒利,嘴裡長出了兩根獠牙,行動比之前更加靈敏。

等取出這隻喪屍腦袋裡的珠子,發現珠子從透明無色變成了黃色的,形狀圓潤了很多,而且更大了,但是這顆黃色的珠子對他們都冇用,他們覺得是因為珠子也是有屬性的,所以炮製了更多的進化喪屍。

村裡人發現了他們的真麵目卻已為時太晚,他們把老弱病殘和不聽話的青壯年的都扔進地窖讓喪屍啃食,女人則留在身邊肆意淩辱,如果她們自己不堪受辱自殺了,屍身也會被丟進喪屍堆裡變成一架白骨。

而這三個人對提升自己的異能完全已經走火入魔,除了霍霍村裡的人,還把魔爪伸向了從這裡路過的人,他們把村裡修整了一番,幾棟裝修比較好的房子也放了一些下過迷藥的食物來吸引過路休息的人,如果有人吃了,就會暈過去在無知無覺中葬身屍口。

聽到這裡的雲禎已經滿麵寒霜,眼底閃著殺意,她聲音很輕,卻能讓人感到無形的壓力:“現在是什麼時候啊,世界末日了,你們還在這裡殘害同胞,讓你們這群天生壞種多留在這世上一秒都對不去這個村死去的人,你們,一起下阿鼻地獄去贖罪吧!”

話音落下,在那兩個人的求饒聲中,雲禎舉起手裡的唐刀狠狠地揮了下去,血液落在她的身上和臉上,似乎連眼睛也被血液染得猩紅。

原來這末世不僅可以摧毀人類的家園和**,連靈魂也會被汙染,普通人獲得這種超神一般的能力尚且抑製不住自己心裡的惡魔,她不敢想象那些原本就有勢力位高權重的人有了這種能力會怎麼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