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都市 > 我在主角身邊做反派 > 第7章 急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主角身邊做反派 第7章 急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白嵐不知道自己的選擇是不是最優解,但至少他過來的時候看詩文師妹出奇的開心。

喝了口詩文師妹泡的茶,白嵐明顯能感覺到這茶的珍貴,自己體內的靈氣竟然被引動了。

“師妹是不是有什麼好事啊,看你這高興樣。”

白嵐這事倒也不及於一時,反正時間定的明天,現在他放鬆了不少,反而關心起讓詩文師妹這麼高興的事了。

詩文師妹冇有回答,小跳著坐在了白嵐對麵,一臉幸福的說道。

“師兄不如猜猜。”

“肯定是程天師弟,難道說你們官宣了?”

“官宣是什麼?那不重要,師兄你知道嗎?程天師兄送我傳訊玉佩了,這東西可貴了,程天師兄一定是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師兄,你說程天師兄是不是也喜歡我啊。”

就這?

白嵐在心中不屑一顧,程天連自己的一百靈石都看不上,身上怕是至少有千萬家財呢,人家可是主角。

不過送傳訊玉佩確實也從側麵說明,程天應該是把詩文師妹當做自己人了。

“師兄,你也是男人,你應該是瞭解男人的心思的吧。”詩文師妹繼續追問道。

“好好好,架不住你這期待的樣子,跟我說說,他送你玉佩的事情經過。”

白嵐心裡清楚,哪需要他幫忙分析什麼,詩文師妹心中早就自己有定論了吧,就是想要炫耀這份感情罷了。

那白嵐就好好當一個傾聽者,之後也好求詩文師妹辦事,正好有傳訊玉佩了,可以聯絡到程天,很多事都變得簡單起來了。

差不多繪聲繪色的說了有小半個時辰,白嵐有些頂不住了,事情冇說多少,一直在犯花癡,真的是服了。

女人果然隻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還好我冇有女人。

“師妹,差不多可以了,師兄這次是有正事來找你的。”

“誒?我還冇聽夠呢!”

“誒!我還冇說夠呢!”

白嵐看了看眼前的兩個人女人,果然都是一個樣。

白嵐冇有搭理想吃瓜的小艾,反而一臉嚴肅起來,鄭重的對詩文師妹說道。

“這是關於程天師弟性命的大事!”

話音剛落,肉眼可見的詩文師妹臉色變化,瞬間就變得煞白一片。

“師兄。。你不要嚇。。我。”聲音都變得顫抖了起來。

“不要著急,先聽我說。”白嵐不自覺的握住了詩文師妹的手,想要幫她緩解情緒。

詩文師妹全身心都在程天身上,也冇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被白嵐握住了。

反而感受到了有股暖流生出,自己的情緒緩和了不少。

正是白嵐在輸送靈力,穩定她的心神。

白嵐看詩文師妹冷靜了下來,這纔開口把之前的事情一一說來。

聽完後詩文師妹不斷的慶幸,還好白嵐冇有受到破障丹的誘惑,不然就算白嵐刺殺失敗重傷的程天估計也會被仇陰山等人暗算死,從而達到目的。

“師兄!師兄能頂住誘惑,堅守本心,以前都是師妹誤解你了,我這裡有父親給我的蓄靈丹,雖然不能幫助師兄突破結丹,但也能讓師兄修為立刻達到大圓滿之境。”

詩文師妹從儲物袋裡拿出了一個小盒,直接塞到了白嵐手裡。

也就是這時,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正在被白嵐握著。

“啊。”詩文師妹迅速的將手縮了回去。

“抱歉,我隻是想幫你平靜下來。”白嵐尷尬的笑了笑。

白嵐又將盒子放回了桌上。

“東西我就不要了,你迅速將我跟你說的事情,整理一下,用傳訊玉佩告訴程天吧,現在估計我被人監視,我來找你他們都會起疑,要是你直接去找程天,那保不齊他們會先下手為強。”

詩文師妹不知道是怎麼了,臉紅紅的,對白嵐說的話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去,就是不斷的嗯嗯。

白嵐看著她這個樣子,以為是擔心程天的安危,有些失神,拍了拍她的腦袋。

“注意力集中點,程天師弟的安危就在我們手裡了。”

“啊!”詩文師妹小叫了一聲,低著頭,拿出了傳訊玉佩,不知道在上麵寫了什麼內容,不一會就將玉佩又收了起來。

“告訴他了。”詩文師妹的聲音很小,用神識探聽的話就很不禮貌,白嵐不由得的湊近了一點。

“。。。”

看著詩文師妹縮成一團,白嵐也不是很會安慰人,就想著,既然都已經通知到了,那就先離開好了。

白嵐跟詩文師妹打了個招呼就離開了,雖然詩文師妹冇有迴應,白嵐也不在意,現在他打算先回家一趟。

原主的父母是執法堂的長老,但兩人並不在宗門內,兩人感覺就像掛名一樣,偶爾纔出現在宗門。

白嵐也冇有跟他們聯絡的法器,都怪原主之前發癲,口口聲聲說要跟他們斷絕關係,不靠他們打出一片天地。

實際呢,同期的弟子就屬他最差,現在還在內門混,甚至他還以為自己的內門第一是他賄賂長老換來的。

其實想都不想,肯定是他父母打過招呼了,不然靠他那點弟子的領用資源,人家長老會看得上。

真是一頭豬。

不過,想到這裡,白嵐突然覺得之前自己的分析有問題,父母都是掛名而已,跟宗內的人基本可以說冇有利益交集啊,又怎麼會算計到他們頭上。

帶著這個疑問,白嵐打算回家請教長輩,他可不是原主,他冇有那些叛逆情緒,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他們必然能看到自己看不到的東西。

另一邊,程天剛收到詩文師妹的訊息,就一陣憂慮。

他來到宗門時間也不長,按道理也冇有跟誰結下仇怨。

之前也就聽說白嵐在內門作威作福,後麵看到白嵐騷擾詩文師妹,這才氣不過要跟他進行生死擂。

唯一結仇的就是白嵐,現在卻冒出一個仇陰山,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裡惹到他們了。

“先下手為強吧,畢竟是詩文師妹傳過來的訊息,不會有假。”

不屬於程天的沉重男聲傳來。

程天重重的點了點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