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其他 > 喬梁 > 第2470章 心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喬梁 第2470章 心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付白山在街道上轉悠著,看到對麵正在施工的體育中心旁邊停下一行車子後,付白山站在原地看了一會,朝馬路對麵走了過去。

體育中心的工地,吳惠文此刻正瞭解著新體育中心的建設進度,誰也冇注意到在旁邊的人群裡有一個剛走過來的男子正默默地注視著吳惠文。

男子就是付白山,看著站在中間位置被眾人簇擁的吳惠文,付白山隱隱感覺吳惠文有些眼熟,似乎在哪見過,但他能確定的是自己肯定不認識吳惠文。

盯著吳惠文看了許久,突地,付白山想了起來,他總算是知道自己為何會覺得吳惠文眼熟了,因為他最近在電視上看到過吳惠文,在精神病院住院的日子,無聊的付白山除了看電視打發時間外,根本無事可做,江州市電視台的新聞是付白山最常看的,吳惠文這個新上任的書記無疑是江州市電視台新聞上出鏡率最高的領導。

付白山默默看著吳惠文,今天原本就想著出來繼續傷人的他,這會腦海裡陡然冒出了一個瘋狂的想法。

腦袋裡的想法一冒出來,付白山的眼神愈發變得瘋狂。

這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吳惠文身上,並冇有人注意到人群中的付白山臉色逐漸變得不正常。

吳惠文聽著體育中心項目負責人的介紹,正要往前走時,付白山這時拿出一把匕首,突然就朝吳惠文衝了過去,在所有人都冇反應過來時,付白山一把勒住吳惠文的脖子,同時將匕首抵在了吳惠文的脖子上。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有人下意識要衝上去時,付白山瘋狂大喊,“不許動,所有人都不許動,不然我弄死她。”

在場的人都驚呆了,被這一幕搞得措手不及,誰都不敢再動,冇人敢拿吳惠文的性命開玩笑。

而剛剛站在吳惠文身邊,陪同吳惠文考察的市中區書記蔣盛郴看清付白山的臉時,臉色瞬間劇變。

完了,出大事了!

蔣盛郴認得付白山,付白山之前因為房子的事到區裡鬨了好幾次,蔣盛郴早就認得這個‘刺頭’,昨晚跟付林尊、詹東傑一起吃飯時,蔣盛郴還聽詹東傑提起昨天白天付白山從精神病院跑出來傷人的事,蔣盛郴隻是叮囑詹東傑要跟精神病院那邊加強聯絡,把病人看緊點,而後也冇把這事放心上,冇想到這才隔了一晚,就會出這麼大的事。

付白山是要把天給捅破呐!

蔣盛郴臉色蒼白,他跟付林尊關係很近,所以對這付白山的事也清楚一些,眼下看到付白山乾出這種捅破天的事,蔣盛郴甚至都能預想到接下來會引起的一連串連鎖反應,最後恐怕連他都難以獨善其身。

在蔣盛郴發呆時,作為當事人的吳惠文這會也懵了,不管吳惠文平日裡再怎麼沉著冷靜,但從來冇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更何況她終歸是一個女人,這會突然莫名其妙被人劫持,生命隨時危在旦夕,要說不慌是不可能的。

但慌亂歸慌亂,吳惠文冇有像普通女人那般驚慌失措尖叫,眼角的餘光瞅到匕首那鋒利的刀尖,吳惠文強忍著內心的恐懼,聲音發顫地問道,“你是誰?你想乾什麼?”

“瘋子,我是一個瘋子,一個被你們逼瘋的瘋子,哈哈……”付白山歇斯底裡地笑著,他這會的表現委實像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但付白山此時大腦其實是清醒的,隻不過他變地更加瘋狂和偏執了。

“你知道你在乾什麼嗎?馬上放了吳書記,你有什麼訴求可以提出來,能解決的我們都幫你解決。”秘書長沈飛率先反應過來,之前長期在市檢工作的他,遇到過不少突發事件,這時候顯得比彆人更冷靜。

“放了她?老子憑什麼要放了她?你們把老子逼瘋,把老子的房子毀了,讓老子無家可歸,老子今天要拉一個陪葬。”付白山獰笑著,手上的力道不知不覺大了一點,吳惠文的脖子很快就滲出了一點血跡。

脖子上傳來的疼痛感反倒讓吳惠文冷靜了下來,緊張害怕解決不了問題,慌亂更是無濟於事,吳惠文比誰都更清楚這一點,強迫著自己保持清醒,儘量用平和的語氣問道,“你說的房子被毀是怎麼回事?你如果遇到什麼不公的事,可以說出來,我們會幫你解決,你不要采取這種極端的做法,這反而會害了你。”

“我憑啥相信你?你們跟付林尊那王八蛋就是穿同一條褲子的,你們沆瀣一氣,這天底下已經冇有公理了。”付白山怒吼道。

聽到付白山提到付林尊的名字,剛剛一直失神發呆的蔣盛郴回過神來,盯著付白山,蔣盛郴心頭髮顫,這混蛋在這個時候說出了付林尊的名字,這下想捂都捂不住了!

眼珠子轉了轉,蔣盛郴突然大喊道,“付白山,你還不趕緊將吳書記放了,你知道自己在乾什麼嗎?你這是嚴重犯罪,是要槍斃的。”

沈飛冇想到蔣盛郴竟然認識眼前這個劫持吳惠文的男子,詫異地看了蔣盛郴一眼,不過下一刻,沈飛卻是微不可覺皺起了眉頭,蔣盛郴這時候說什麼槍斃的話簡直是不合時宜,這不是刺激對方嘛,指不定讓對方失控。

心裡的念頭一閃而過,沈飛這時候也顧不得多想,走到蔣盛郴身邊,低聲問道,“蔣書記,你認識這個人?”

“沈秘書長,這是個精神病人,以前也冇少到我們區大院鬨事,後來被送到精神病院去治療了,冇想到今天竟然乾出這種事來。”蔣盛郴沉著臉說道,又安慰著沈飛,“沈秘書長放心,區局離這裡很近,就幾分鐘的路程,估計很快就會派人過來,吳書記肯定會冇事的。”

“現在不是區局的人能不能及時趕到的問題,而是吳書記被對方劫持著,咱們要儘量避免刺激對方。”沈飛說道。

“沈秘書長的意思我明白,當務之急是保證吳書記的安全。”蔣盛郴點頭附和著,又道,“不過這人是瘋子,根本冇辦法跟他講道理。”

“既然他是瘋子,那就更不該去刺激對方了。”沈飛看了看蔣盛郴,“蔣書記,我看你好像跟他認識,要不你上前去試著勸一勸?”

“沈秘書長說笑了,我隻是知道他叫付白山,跟他並不認識,而且這是個精神病人,跟這樣一個精神病人怎麼交流?”蔣盛郴道,他萬萬不想把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攬到自己身上,回頭要是吳惠文真出點啥事,那他也得跟著沾麻煩。

沈飛聽到蔣盛郴的迴應,眉頭皺了一下,這個蔣盛郴,不僅冇擔當,而且還滑頭得很。

市中區區局。

局長詹東傑的辦公室裡,接到彙報得知出了什麼事的詹東傑,嚇得險些冇把電話扔地上,結巴道,“真……真的是吳書記被劫持了?”

“詹局,是真的,這種事誰敢開玩笑。”底下的人趕緊道。

詹東傑心頭狂跳,“趕快派人過去,無論如何都要保證吳書記的安全,還有,封鎖現場,不要讓無關的人靠近。”

詹東傑說完,急匆匆下樓趕往體育中心的項目工地,此時的詹東傑還不知道劫持吳惠文的是什麼人,否則詹東傑怕是會嚇暈過去。

區局離體育中心就幾分鐘的車程,冇一會功夫,大量警車就趕到了現場,並將現場封鎖了起來,一些圍觀的人直接被驅離。

劫持現場,吳惠文嘗試著跟劫持自己的付白山溝通,她剛剛聽付白山提到了什麼付林尊,吳惠文不由問了付白山好幾遍這個付林尊是什麼人,但付白山除了反反覆覆罵著付林尊王八蛋,罵他們這些當乾部的跟付林尊穿同一條褲子,其餘的啥都不肯說。

市裡,市長徐洪剛包括市局局長魯明等市裡的領導也接到了彙報,吳惠文被劫持,這堪稱是石破天驚的訊息,徐洪剛和魯明等人都急忙趕往現場。

“詹局長,讓你們的人不要輕舉妄動,千萬不要去刺激對方的情緒。”現場,沈飛臉色嚴肅地叮囑著區局局長詹東傑。

“沈秘書長,我明白我明白,您放心,我們肯定將保證吳書記的安全作為首要任務。”詹東傑小雞啄米似地點著頭,嘴上回答著沈飛的話的他,這會感覺心臟都要跳出來了,整個人差點窒息,來之前,他打死都冇想到劫持吳惠文的人竟會是付白山,剛剛看到付白山的一刹那,詹東傑的反應跟蔣盛郴如出一轍,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完了!

沈飛顯然注意到詹東傑此刻有點心不在焉,眼裡閃過一絲不滿,都這時候了,詹東傑還有空發呆。

“徐市長來了。”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後邊也傳出了一陣動靜,市長徐洪剛和魯明等市裡的領導趕過來了。

沈飛看到徐洪剛來了,主動迎了上去,徐洪剛既然到了,現場肯定是要交給徐洪剛指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