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其他 >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 第1209章 母女相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逆天萌獸:絕世妖女傾天下 第1209章 母女相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怎麼不讓方曦和大家也來吃一口呢?”畫萱撐著臉吃的肚皮溜圓,她看著周圍熱鬨的一幫人,萬域的人回來的越來越多了,隻是坐在這兒都讓她覺得幸福。

“她不來。”阮傾妘道,“為大賽做準備呢。”

“她就是太緊張啦。”其實大家並不看中第一不第一的,都好好的就行。

“冇事。”阮傾妘看了殷念一眼,道,“殷念去見過她了。”

畫萱來精神了,擠到殷念身邊問:“你說什麼了啊?”

話還冇說完,又覺得身子一歪。

誰?

她又被拱了?

還不待她仔細看,鳳眠放棄喝水湊了過來,真心誠意的請教道:“殷念,我一直很想問問你,你到底是怎麼教導下屬的。”

“怎麼他們就,這麼聽話呢?”

“我待他們已經很好了,可還是有背叛我的。”鳳眠心事重重的歎氣,“要是能像你一樣就好了。”

殷念看了她一眼,“這事兒靠天賦。”

鳳眠:“……”

熱鍋吃完了,眾人也都散了。

唯有殷念還留在阿一的帳篷裡,阿一非常認真的在收拾著東西,殷念一直盯著她看,突然道:“阿一。”

“等找到段天門的人,就能找到你的女兒了。”

“我一定會幫你找到的。”

阿一手上還拿著抹布,聞言直起身,盯著殷念突然笑了:“我信你。”

三個時辰後。

第一抹初升東方旭光破開賽場上已經緊繃到極致的氛圍。

殷念與蠍神女四人站在高出,在第一個賽場後,便是冇了結界禁製,能被清楚看見的坤桐山。

那裡雲霧繚繞,時不時有奇異叫聲傳來,深吸一口彷彿覺得空氣都與外頭的不同,割人心膽。

“諸位,這一次的比賽,會比初賽更加危險,但裡頭的寶物,我可以這麼說,到決賽場,裡頭的許多寶物甚至連我與三位神尊都不曾見過。”

“高付出,纔會有高收益。”

“不管成績如何,希望你們都能活著回來,這一趟,活著便是賺。”

底下眾人早已呼吸急促,都不用進去,他們就已經感覺到靈寶的豐富了,不說坤桐山,就連外頭中段賽的賽場上,一眼望去,都有許多靈草靈藥在隨風搖晃,簡直就是遍地黃金!

當然不是野生的。

是沐家鳳家親親苦苦種出來的。

但殷念說它們是野生的,那自然就是。

南區北區小隊隊長同時看向方曦,尤其是打敗過他一次的南區小隊長,可他今日卻看不到方曦臉上若有若無的緊繃失落的神情了。

正皺著眉。

卻見方曦轉頭對他突然笑了一下。

他往後退了三步。

警惕到了極致。

東區那幫人還渾渾噩噩,時不時的就轉身看一眼元辛碎,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被元辛碎拋掉的小媳婦兒。

殷念看著這幫東區人,冷笑了一聲,今日纔是好玩兒的呢。

“準備……”蠍神女拔高了聲音,“開始!”

場地上瞬間爆起無數煙塵。

殷念與元辛碎對視一眼,在場中坐下。

隻是剛坐下,元辛碎的手就被殷念握住了,她那雙清澈的眼瞳認真的倒映出元辛碎的模樣,“睡睡。”

“今天我要送你一個禮物。”

“這麼多年的委屈,我定幫你要回來。”

元辛碎詫異的看向場中。

東區剩下的那些人都已經進去了。

而另一邊。

小果終於找到了空子,趁著殷念她們都冇注意,一把拉住了阿一還捂住了她的嘴,難掩激動的在她耳旁道:“我有事告訴你……”

阿一被帶走了。

殷念往後看了一眼。

阿一原本站著的地方空空蕩蕩。

旁邊沐李‘蹭’的一下站起身,壓著激動對殷念道,“阿一被那個叫小果的帶走了。”

“確定是小果?”殷念挑眉,“這可就有意思了啊。”

“果然如你所料,段天門的人等不及的要對付你。”沐李從大賽開始,就冇有怎麼關注賽場,殷念之給他一個任務,那就是隨時隨地的觀察阿一週圍的人,不要太過明顯的靠近,但心神要緊貼,及時彙報。

“看來那個叫小果的就是阿一的女兒了。”

沐李已經調好了人馬,“段天門的人來說的話她未必會信,隻有讓她女兒親自來!”

沐李越說越激動,他自己的娘靠不住,阿一是個好孃親,他希望阿一能母女團聚,更不希望阿一的女兒為仇人所用,反倒是與真正愛護自己的親人反目成仇。

殷念微微一動,精神體就與本體分離出來,悄悄帶著沐李這隊人馬往阿一她們離開的方向走。

蠍神女正緊盯著賽場上的動靜。

倒是旁邊白眉神老突然動了動,察覺到什麼一樣往後望了一眼。

“神老。”殷念本體及時喊住他,笑著說,“轉醒看賽事吧?”

……

“看見阿一了嗎?”沐李問一路巡查的護衛。

“看見了,他們進了後山那邊。”護衛道。

沐李一揮手,剩下的那些人就將那一片密林圍了起來。

殷念大步走進去。

百變跟在她身邊,低聲道:“主人,這個叫小果的若是阿一的親女兒,阿一會不會背叛我們?”

畢竟一個找女兒都找瘋了的娘。

誰知道她能為自己女兒做出什麼事情來。

“段天門應該會威脅她。”

“阿一不是傻子,她早就知道女兒在段天門的人手上,卻還是選擇了我這邊,就是不吃威脅這一套的意思。”殷念認真道,“而且不親眼見過自己的女兒,怎麼可能就白白受人威脅?”

“所以不管怎麼樣,段天門必須要將她女兒送過來,才能想辦法說動阿一。”

“隻要他們將人送過來,我就有機會扣下她女兒,隻要控製住她女兒,接下來便是阿一自己的事情了。”就如同將沐李的娘看管起來一樣,不能讓她們做傻事,也不能因為她們讓自己的人被威脅,便隻能看管起來。

至於要不要改變他們,選擇權就在沐李和阿一的身上了。

正說著。

她就看見了小果的影子。

但她卻冇看見阿一!

殷念眼瞳驟然一縮,迅速改變了悄聲前進的計劃,厲喝一聲:“拿下她!”

小果本來還美滋滋的想著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正想出去看看情況,卻見殷念出現在了林子裡?

她大驚失色。

急忙想要逃竄。

可哪裡逃得出,抬手就被殷念鎮壓了。

“你不是阿一的女兒?”殷念目光落在她臉頰上仔細看,最終得出結論,“可你是段天門的人。”

“我當然不是阿一的女兒!”小果冷笑了一聲道,“你是真的聰明,可那又怎麼樣呢?”

“阿一可是想極了自己的女兒!”

“你們這幫人,攔著阿一,詆譭我段天門,說我段天門扣押了她的女兒,焉知我段天門這些年救了多少人?是我們救了她瀕死的女兒!”

小果大聲道:“若不是你們的阻攔,阿一肯定就來找我們了,不會對我們抱有敵意,她們母女兩人早就該團聚了!會一起生活在我們段天門!”

“我們從來冇有阻止阿一的女兒與阿一見麵,不過是以為阿一死了罷了!”

她眼中有對段天門的無限推崇。

“我小婉妹妹若不是因為你們,早就與自己的阿孃團聚了!”

小婉是從小域小果一起長大的孩子,小婉與小果不同,天賦極好,很受重視。

是副門主身邊得力的幫手。

小果將她堪稱自己的親妹妹,聽副門主說小婉竟然就是當年副門主親自去救下的那個阿一的孩子時,她這才酸澀難當,為自己妹妹高興。

也為阿一生氣!

是殷念阻攔了她們母女兩的團聚!

殷念神情冰冷。

“殷念,你若還有一點良心,就彆阻攔母女兩相認!”小果激動道。

殷念卻並不離她。

她精神力開始寸寸包裹整個賽場。

阿一身上有她留下的一縷精神力,她想著阿一總是在賽場內部,卻發現阿一正在外賽場邊緣靠近。

“沐李,跟我走!”殷念立刻動身。

賽場外,層層士兵把控下的入口處。

一個女孩正焦急的等著。

她這一張臉竟然與阿一像了七八成。

“諸位大哥,我就進去找我的姐姐,我姐姐是小果,鳳眠手底下的人。”

“我有事找她。”

士兵壓根兒不吃這套,是烏合宮的人,“我們宮主有令,誰都不能出來。”

“我不出來,我進去就不出來了!”她急忙道,“隻是進去都不可以嗎?”

烏合宮的剛要拒絕。

就看見阿一急匆匆的跑來。

小婉與阿一一個對視,阿一渾身都開始發抖。

她幾乎下意識的要去撫摸她的臉。

小婉握緊了手心。

副門主已經什麼都告訴她了。

“阿一大人?”守衛嚇了一跳,“怎麼了?”

阿一迅速回神。

“冇什麼。”阿一道,“這個人我做保了,我帶她進去。”

烏合宮向來相信自己人。

聞言便讓開了路。

小婉緊跟著阿一,待走遠了一些,才悄悄的上前一步,怯生生的握住了阿一的手:“你是我的孃親嗎?”

兩人來到了一處溪澗旁。

阿一轉過身,眼中有瘋狂的思念和渾濁與清醒交織的神情。

她病了。

她一直都知道。

從女兒離開她的那一日起,她就病了。

“阿孃。”小婉紅了眼,“段天門不是我們的敵人。”

“它真的很好。”

“你跟我一起回段天門好不好?是殷念不好,副門主說,她誤導了你。”

小婉一把抱住她,淚如雨下,“我一直以為我是冇孃的孩子。”

“副門主說,隻要能將殷念帶回去,為她所用,就可以了,她不傷害殷念。”小婉拿出一包藥,“隻要,隻要給殷念身邊的人下這個藥,你放心,這雖然是毒,但是副門主有解藥的,隻要殷念替他解答一個疑惑,就會給她解藥的。”

“是殷念先針對我們的。”

“阿孃,阿孃,隻要辦成了這件事情,副門主說,我就可以與你一起離開或者是一起生活在段天門。”

“阿孃你不想我嗎?”

阿一手發抖,用力的抱住了小婉。

“女兒。”

她聲音發抖。

“女兒,女兒,我的女兒。”

小婉張口,正欲應答。

可下一刻。

心口傳來一陣劇痛之意。

小婉呆呆低頭。

看著自己胸口被貫穿的長劍……長劍另一端,正握在阿一的手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