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都市 > 鴻武天帝 > 第726章 以死相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鴻武天帝 第726章 以死相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現在這種情況,就算我們投降,他們也不會放過我們的了。

大家一起殺出重圍!”

教主想了想,一咬牙說道。

“不錯。

如果我向柳家投降,下場將會是十分淒慘的。

不如拚了!”

嚴天宗也是朗聲向厚土教的人馬說道。

“教主,我們可以從地底之下突圍!”

一個長老悄悄向教主說道。

“是的。

大家做好準備,我們從地底之下突圍。”

教主點了點頭,壓低聲音,向厚土教其他的高層說道。

厚土教人人皆修煉土屬性功法,擅長遁地之術,這是一大優勢!

轟轟……

柳家的人馬攻進厚土教總部,首先遇到了許多陣法,一個又一個陣法,依據地形地貌而佈置,全都引用大地理氣,威力不弱。

“區區一個小教,也想阻擋我們柳家大軍的腳步嗎。”

那黑衣老者帶著冷笑,大步向厚土教總部之中走進來。

轟……

他一掌將一個擋在身前的陣法,轟成碎屑。

厚土教總部中的這些陣法,威力雖然不錯,但對於他來說,不值一提!

“元魂境高手!”

厚土教的高層,看到這個黑衣老者,不由目光一縮,露出忌憚之意。

除了這個黑衣老者之外,還有另外三個柳家的元魂境高手,也是大步走進厚土教總部,隨時破掉一個又一個陣法。

“總共來了四個元魂境高手!”

厚土教主不由得暗暗心驚。

就在此時。

突然,教主臉色一動,取出一枚傳訊玉簡。

“是蘇葉發來的資訊!”

教主大喜。

傳訊玉簡之中,傳出來一道又一道聲音,全部都是關於柳家的人馬即將會到來,要對厚土教動手的訊息。

“可惜,我收到資訊遲了一點。

否則,提前逃走,就不用麵對柳家人馬了。”

教主苦笑道。

“各位,總部肯定保不住了!

現在,我們遁地逃走!”

教主掃了一眼柳家的人馬,對厚土教其他高層說道。

這個時候,總部之中的陣法,已經被破掉了一大半。

有許多厚土教的成員,已經和柳家的人馬廝殺在一起。

戰鬥剛剛一開始,厚土教的成員,就不斷死傷。

畢竟,天州柳家的實力,比厚土教要強大很多!

“好。”

其他高層都是紛紛點頭。

然而,就在厚土教的這些高層,準備帶著教中的成員,遁地逃走的時候。

“哈哈……

我早就知道你們厚土教的人,擅長遁地之術,又怎麼會冇有準備呢。

各位古妖族大人,請施展手段,封鎖這一片大地!”

突然,柳家為首的那個黑衣老者大笑了起來。

咻咻咻咻!

五個老者出現,一言不發,分彆出現在厚土教總部周圍五個不同的方位。

然後,這五個老者取出來許多綠色的陣旗,雙手連揚,一麵又一麵綠色的陣旗,不斷激射而出,插入地底之下。

這些陣旗蘊含著濃鬱的木屬效能量和法則。

在五行之中,木克土!

隨著這些蘊含木屬效能量和法則的陣旗,不斷被打入地底之下,這一片大地的地氣,開始被封鎖住,凝滯不動!

這種情況之下,厚土教的人馬根本無法施展遁地之術逃走!

“大事不好!”

厚土教的高層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心中一沉。

這片大地被封鎖,厚土教的人馬,就慘了!

“我來試試!”

一個長老身形一閃,遁入地底之下。

然後,下一刻。

轟……

地底之下,傳上來一陣劇烈的搖晃。

那個長老的身影,狼狽從地底之下衝了上來。

他渾身衣衫破爛,沾滿泥土,狼狽不堪。

“教主,地底之下到處都是木屬效能量和法則,根本就無法施展遁地之術。”

這個長老慌張地對教主說道。

“我們厚土教完了。”

教主聞言,不由得搖頭歎道。

其他的高層,也都是滿臉絕望。

以厚土教的實力,不可能抵擋住得柳家的大軍!

就在此時。

這片大地之下,一條地龍正在朝厚土教總部的方向,急速而來。

葉雲飛站在這條地龍的頭顱之上,魂力早就釋放出來,向厚土教的總部感知而去。

“柳家人馬果然已經來到了!”

葉雲飛臉色一沉。

“木克土!

原來,厚土教總部所在的這一片地底,已經被封鎖住了。”

很快,葉雲飛就發現了這一點。

“隻不過,區區封鎖之法,還難不到我。”

葉雲飛冷冷一笑。

葉雲飛不但精通陣法,而且還修煉了相地學。

在製服了兩條地龍之後,葉雲飛在相地學之上的水平,比起厚土教的教主,還要高明一籌!

很快,葉雲飛就來到了厚土教總部的地底之下。

這片地底雖然已被封鎖,但是,對於葉雲飛來說,卻算不什麼。

因為,葉雲飛修煉了甲木青帝體,身體之內本身就蘊含著大量的木屬效能量!

“這些木屬效能量和法則,可以用來修煉九宮圖騰輪。”

葉雲飛淡淡一笑。

吼……

一條青龍從葉雲飛的背後衝了出來,張大龍嘴,猶如鯨吞長江一般,開始吸收這片地底之下所存在著的木屬效能量和法則。

九宮圖騰輪之中的青龍,需要吸收木屬效能量,才能提升實力!

片刻間。

這片地底之下的木屬效能量和法則,就被青龍吸收得乾乾淨淨。

那些綠色的陣旗也被葉雲飛隨手收了起來。

此時。

地麵之上,厚土教的總部中。

“彆想著逃了,你們已經插翅難逃。

現在,我給最後一個機會你們。

所有厚土教的人跪下來,投降!

從此以後,當我們柳家的奴隸。

這樣,你們可以不用死。

否則,我會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柳家為首的那個黑衣老者,目光掃視著厚土教的人馬,冷漠地說道。

“要怪,就怪葉雲飛吧,是他害了你們厚土教。”

黑衣老者補充說道。

此時,厚土教總部中,所有的陣法都已被破掉了。

厚土教的成員,被柳家人馬團團包圍了起來!

確實是無路可逃了!

厚土教所有的人馬,目光都是望向教主。

“各位……”

教主苦笑。

“教主,我們聽你的。

你作決定,是戰,還是投降!”

一個高層說道。

“不錯,教主,我們聽你的!”

厚土教其他的成員,也是紛紛叫了起來。

教主的目光,望向大家,緩緩掃視。

“各位,如果我們投降了,那麼從此以後,就是柳家的奴隸了。

大家想當奴隸嗎?”

教主說道。

厚土教的人,都是沉默。

“我不想當奴隸。”

教主輕輕說道。

“我們也不想當奴隸!”

厚土教的人,齊聲吼道。

“很好,我明白大家的意思了。

各位,葉雲飛是我們厚土教的聖子,他是我們厚土教的驕傲,所以,我不會怪葉雲飛的。”

教主朗聲說道。

“我們也不會怪葉雲飛的!”

厚土教的人,再次齊聲吼道。

“很好,現在,我們和柳家這些混蛋拚了!

以死相拚!”

教主朗聲喝道。

“以死相拚!”

厚土教的人一個個露出決絕之色,大吼了起來,皆是殺氣騰騰。

“很好!

既然你們想死,我就成全你們!”

柳家為首的那個黑衣老者,臉色漸漸變得陰沉了起來,咬牙切齒說道。

就在此時。

“教主,我們不必以死相拚。

就憑柳家這些混蛋,還奈何不了我們。”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然後,兩個年輕人突兀從地底之下鑽了出來,來到教主身前。

“蘇葉和杜凡!”

教主又驚又喜,不由得叫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