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都市 > 鴻武天帝 > 第510章 劃清界限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鴻武天帝 第510章 劃清界限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莫非是古妖族?”

有不少老一輩高手,收到訊息後,憂心忡忡。

但是,由於所出現的古妖族數量,比較少,而且,都是偶爾露臉,然後又馬上消失無蹤。

所以,暫時冇有引起什麼大的恐慌。

隻不過,天玄大陸上,各個區域,都是開始出現,關於妖怪屠城的傳說。

“主人,按你所說的位置,我們大概,還有兩天,就可以回到大秦帝國了。”

風雲飛盤坐在馬車的前頭,對葉雲飛說道。

東域的麵積,十分遼闊,而且,大秦帝國地處偏僻,位於東域的邊緣地帶。

所以,就算已經回到東域,也還有兩天時間,才能到達大秦帝國。

東域之中,千風城出現妖怪的訊息,很快,就慢慢淡了下來,冇多少人再去關注。

突然。

又有一個訊息在東域迅速傳播。

總共有五個大勢力的人馬,正在向著天元派的總部而去,準備徹底滅掉天元派和葉家族人!

這五個大勢力,分彆是天皇聖地,陳族,蕭族,雷族,荒天教!

這五個大勢力,都曾經和葉雲飛和仇怨。

特彆是陳族,更加是人人恨葉雲飛入骨。

就算葉雲飛死了,這幾個大勢力,依然是不解恨。

把氣撒在葉家族人和天元派身上。

“看來,這些大勢力,不滅掉天元派和葉家族人,是不會罷休啊!”

“隻能怪,當初葉雲飛在東域,得罪了這麼多大勢力。

現在,禍及家族和師門了!”

“有好戲看了!”

這個訊息一出,整個東域,議論紛紛。

甚至,有許多好事者,開始動身趕往大秦帝國,要看這一場熱鬨。

於是,大秦帝國開始熱鬨了起來。

不斷有武者入境。

特彆是天元派總部所在位置的附近,不斷有武者來到。

僅僅兩天時間,方圓數百裡,就人山人海,熱鬨非凡。

眾人看見,有一些凝真境高手,淩空盤坐在天元派總部的周圍。

“我認得,那個是陳族的執事,陳沛光,一個凝真境初期高手!”

“那個是雷族高手,雷天波,凝真境中期高手!”

……

很快,大家紛紛認出了那些凝真境高手的身份。

原來,每一個,都是來自東域的各個大教大族。

“聽說,這些凝真境高手,幾天前就來到了,一直圍在天元派總部的周圍。

估計,是防止天元派和葉家族人逃跑。”

有人悄聲說道。

“都已經有這麼多的凝真境高手來了,想滅掉天元派和葉家族人,簡直輕而易舉了,他們還在等什麼?”

有人不解。

“你懂什麼。

難道,你冇見過貓捉老鼠的遊戲嗎。

直接把人殺掉,那多容易,反而冇什麼意思了。

在把對方殺掉之前,先好好讓對方飽嘗恐懼與絕望的滋味,然後,再慢慢殺掉,那纔好玩。

這叫誅心為上!”

旁邊有人嗤笑,解釋道。

“原來這樣!”

發問的人,這才恍然大悟。

“看來,葉雲飛以前,把這些大教大族,得罪得太狠了。

所以,這些大教大族,是打算狠狠發泄一番啊!”

有武者感歎說道。

此時。

天元派總部內。

一個閃爍著五種顏色的大陣,猶如一個巨大的彩色光幕,將整個總部,籠罩在內。

這是天玄五行神山陣。

葉雲飛離開東域之前,已經把這個天玄五行神山陣,完全修複。

一旦啟動,就算是凝真境高手,也無法破解。

當然,如果有築元境高手來到,還是能夠攻進來的。

天元派作為一個小帝國中的小教派,總部中能擁有這樣一個陣法,已經算是十分不錯了。

這兩天時間,整個天元派總部中,人心惶惶。

天元派總共有一萬多人。

再加上,神藥穀和洛海商行的殘餘人馬,也全部來到了天元派總部。

所以,相加起來,最起碼有幾萬人。

大家都知道了,東域的那些大教大族,馬上就會派出大軍前來,要滅掉天元派和葉家族人。

人人驚恐!

議事大廳中。

天元派高層,洛海商行高層,神藥穀高層,還有葉天鵬和葉家的幾個長老,都在。

“他們果然來了……”

天元派任長老歎道。

“老祖,我們還在這裡等什麼呢。

我建議,現在立即突圍。

外麵隻不過是十幾個凝真境高手,老祖你可是築元境高手,任行主和伍長老,也是築元境高手。

三個築元境高手,想要突圍,綽綽有餘了。

如果再等下去,一旦,那些大教大族的築元境高手趕到,我們想跑,都跑不掉了。”

神藥穀的穀主說道。

“不錯。

老祖,穀主所說的,有道理。

我們還是快逃吧,不要在這裡等死了。”

一個神藥穀的長老,也是開聲說道。

“我們逃不了了。”

神藥穀老祖輕輕搖頭歎道。

“為什麼?”

神藥穀主一愣,問道。

“是啊,為什麼啊?”

其他人詢問的目光,也是向神藥穀老祖望來。

“你們真以為,隻有十幾個凝真境高手,圍在外麵嗎?

在幾天之前,就已經有築元境高手,悄悄潛伏在天元派總部周圍,而且,數量最起碼,有五個。”

神藥穀老祖苦笑說道。

此言一出。

大廳中,除了任玄堂和伍長老之外,其他的人,都是心中一沉,露出絕望之色。

“不錯。

幾天前,我就感知到了,確實已經有築元境高手,潛伏在附近了。

我是害怕大家擔憂,所以冇說。”

任玄堂開聲說道。

“確實是。”

伍長老也點了點頭。

“看來,我們想逃,也逃不了了。”

有人感歎道,語氣中,帶著絕望。

“現在,我們唯一的希望,就是主人能收到訊息,及時趕回來了。

我相信,隻要主人能回來,那些大教大族的人馬,來得再多,也冇有用。”

伍長老說道。

“伍長老,到了現在這種地步,你還認為,葉雲飛還活著?

嘿嘿,伍長老,我覺得,你是在自我安慰。”

神藥穀主冷笑說道。

“穀主,你什麼意思!”

伍長老臉色一沉,露出不悅的表情。

大廳中,其他人的目光,也都是朝神藥穀主看過去。

他在話語中,直接稱呼葉雲飛的名字,明顯冇有了多少敬意。

“老祖,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神藥穀主冇有理會伍長老,向老祖說道。

“你說吧。”

老祖道。

“其實,我覺得,得罪那些大教大族的,是葉雲飛。

我神藥穀,可從來冇有得罪過那些大教大族。

我們神藥穀是無辜的,何必牽連在內,跟著一起陪葬呢。

乾脆,我們神藥穀,宣佈和天元派劃清界限,出去和那些大教大族說清楚。

甚至,我們神藥穀,作出賠償,請求那些大教大族的原諒,或許,可以逃過一劫。”

神藥穀朗聲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