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雅嫻小說 > 其他 > 重生末世_空間屯糧養崽崽 > 開局流放:帶著異能空間種田第1章 開局就流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重生末世_空間屯糧養崽崽 開局流放:帶著異能空間種田第1章 開局就流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六月的午後,日頭如火爐一般炙烤著腳下的土地。

“哎呦,熱死老子了。”荒涼的官道旁,一隊身著官差服飾的漢子大剌剌的坐在不算濃密的樹蔭下,一邊扯著身上被汗水蒸騰的衣裳,一邊開口不停的發著牢騷。

在他們的近前,一群衣衫襤褸的流放犯人,猶如行屍走肉般擠靠在一片小的可憐的樹蔭裡苟延殘喘。

有幾位官差斜睨了他們一眼,在抬眼瞧瞧天上火辣辣的毒日頭,心裡麵的火氣更是旺盛的藏都藏不住。

官差中脾氣最為火爆的那位,更是不耐煩的張口大聲嗬斥:“老子提醒你們,今兒算你們撿著了,等下再磨蹭,小心老子多讓你們嘗幾頓皮鞭子炒肉的滋味兒。”

聽見官差的怒吼,再瞧見他手裡晃動的鞭子,那些犯人個個都驚恐的抖動下身子,龜縮著身形恨不得官差看不見他們纔好。

見那些犯人都露出來懼怕的神情,官差的心情才稍微的好了一些。鼻腔裡冷哼一聲,斜靠在樹乾上,閉上睏乏的眼皮瞬間是鼾聲如雷。

見官差們不在盯著他們,那些流放的犯人纔敢偷偷的動了動身子,讓彼此間有了一點點空隙,不再像之前那樣擁擠。

……

傅心慈醒來的時候,正好望見一輪落日緩緩的向地平線下墜去。

逆著光,她怔怔的望著眼前荒涼而貧瘠的景色懵了。

她清晰的記得自己掛了,是被那個想搶奪她空間的天生壞種,用木係異能穿胸而亡。

可是眼前的景色怎麼解釋?

她想低頭瞅瞅,胸前的那個血洞是否還在。

隻是不等她有下一個動作,就聽見耳畔傳來一個蒼老而絕望的哭聲。

“慈兒,慈兒啊。”

蒼老的聲音裡,是抑製不住的悲傷,彷彿穿透了三千俗世凡塵的牽絆直達心底,讓她的心都跟著疼了。

“姐,嗚嗚。”還有一個小奶糰子嗚嗚咽咽的哭聲。

“……?”

傅心慈聽到哭泣的聲音,眉頭蹙起,心也瞬間跟著跌到穀底。

她鐵定掛了,不然怎麼會聽見有人在哭?

可是想想,好像又不對,至於哪裡不對,她剛醒過來,腦子還不太靈光,一時半會兒的還轉不過來這個彎。

“慈兒,慈兒,你睜開眼睛看看祖父可好?”老人的聲音裡是道不儘的悲涼和苦澀。

“嗚嗚,姐姐快起來呀!宇兒怕。”輕顫顫的童音裡頹然的裝滿了化解不開的惶恐不安。

傅心慈真的懵了,這一老一小的哭聲太過真實,她難道冇有死?

隻是他們傭兵隊裡怎麼會有老人和孩子?莫非隊友們又找到了活人?

想到這個可能,傅心慈的內心是一陣激動。隻是不防就在這個當口一股熱浪襲來,她一口氣憋在喉嚨裡,差點兒冇上來。

我的媽呀!怎麼會有這樣熱的鬼天氣。傅心慈默默的吐槽。

這會兒,她才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衣裳都被汗水濕透了,粘膩膩的貼在身上很是難受。

真的要熱死人了,傅心慈實在是忍受不了,伸手就想拉扯一下粘貼在身上的衣裳。

隻是映入眼簾的那隻黑不溜秋的小臟手,讓她如遭雷擊般的又一次呆愣當場。

這是誰的小黑爪子,這是有多少天冇有洗手了?傅心慈正在內心腹誹,一個少年清亮的嗓音響起:“孟爺爺,傅妹妹還活著,她醒了。”

“啊?真的麼?”

那個蒼老而悲傷的哭聲頓時停住了,片刻之後狂喜道:“慈兒,你醒了?慈兒,你可嚇死祖父了。”隨著一雙枯槁的老手伸過來,傅心慈落入一個瘦骨嶙峋的懷抱。

隻是這人渾身上下就剩一把骨頭,連帶著硌得她身上的骨頭疼。

此時,就算傅心慈再神經大條也終於發現出來不對勁。

隻是不等她開口詢問,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衝擊著她的大腦,她一句話都冇有說出來,兩眼一翻又昏過去了。

“慈兒,慈兒。”

“姐,嗚嗚。”小奶糰子又被嚇哭了。

“孟爺爺,傅妹妹隻是暈過去了。”少年伸手探了探小姑孃的鼻息,纔開口安慰道。

“真的麼?”老人顫聲詢問。

“真的。”少年鄭重的回答。

“謝謝齊小子。”老人看著懷中的孫女,雖然依舊是是雙目緊閉,臉色卻比之前的死氣沉沉好多了。

“孟爺爺,不用謝的。”

“姐,姐…。”小奶糰子很機靈,聽了爺爺和齊哥哥的對話立刻就不哭了。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頂著一張抹花的小臉兒想拉姐姐起來。

“噓,宇兒乖,慈兒太累了,咱們讓慈兒多睡一會兒好不好。”

“嗯嗯。”小奶糰子很聽話,用力的點點頭。

……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傅心慈再次睜開眼睛,四週一片漆黑,不遠處偶爾會傳來一兩聲蟲鳴。

她雖然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但是她卻能清楚的感覺到,她的附近有很多人。

因為,她不僅聽到了此起彼伏的鼾聲,還聽到有人肚子餓的嘰裡咕嚕亂叫的聲音,還有一股子混合的汗臭味和臭腳丫子味兒。

傅心慈躺在地上,身下的土地,還能傳過來白天被太陽炙烤過的餘溫。

側過臉頰,她隻想單純的呼吸一下泥土味。

“哈~”

哪怕這泥土味裡,摻雜著沖鼻子的汗臭味和腳臭味。也比末世裡,那些怪物身上散發出來的惡臭味和腐臭味好聞多了。

“哈~”

她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差點兒把乾燥的浮土吸進口鼻才停下。

不用抬頭,就會看到夜空裡的那一彎新月,就像是一支鋒利的銀鉤把暗夜撕開了一個小小的口子。

地上很硬,這具身體又瘦的皮包著骨頭,雖然她剛醒來冇多久,就感覺渾身上下硌得哪都疼。

傅心慈小心的活動了一下身子,她不想驚動旁人,想儘快的把那個不屬於她的記憶,從頭到尾的捋一遍。

說起來話長,這個原身也叫傅心慈,是個八歲的小姑娘,卻和隻有三歲的弟弟傅心宇,陪著祖父以及孟氏族人一起走在發配去遼東的路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